鐘山清風
富阳八张app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要聞

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當革也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更新時間:2019-08-23  

  古人說:“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當革也;猶人身不能常安,有疾所當治也。”治病救人,哪能不吃藥,對那些頑癥須下點猛藥才行,對有病毒擴散風險的腫瘤還得動刀子。

  ——2019年8月1日《求是》雜志發表習近平《牢記初心使命,推進自我革命》重要文章

  “天下不能常治,有弊所當革也。”一句出自南宋何坦的《西疇老人常言》,其意為國家的治理并非一勞永逸,而是要不斷進行變通革弊,最終實現長治久安。

  鳳凰浴火而涅槃,雄鷹換羽而重生。與自然界相似,人類社會發展一樣需要在新陳代謝中生生不息,在自我革新中蒸蒸日上。歷史的長河奔涌不息,前進的每一節鏈條上都鐫刻著革弊鼎新的字樣。《周易·雜卦》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宋史·宋綬傳》有云:“帝王御天下,在總攬威柄,而一紀以來,令出簾帷,自陛下躬親萬務,內外延首,思見圣政,宜懲違革弊,以新百姓之耳目。”魏源在《籌鹺篇》亦認為:“天下無數百年不弊之法。”這些都是圣賢們關于革弊鼎新的諄諄之言。

  革弊鼎新,首要在于“革”。何為“革”之對象?革的是制約發展的陳規舊章,革的是因循守舊的倦怠者,革的是“尾大不掉”的頑瘴痼疾。怎樣革弊呢?一是要涵養“破”的勇氣。革弊者,既要有敢于正視自我的勇氣,又要敢于割舍、承受得住“壯士斷腕”的自我革命之痛感。北宋時期,面對“冗官、冗兵、冗費”帶來的內外交困,宋仁宗趙禎雖勵志改革,卻不敢真正得罪貴族和掌握實權者,在他們的反對聲中一再妥協讓步,錯失了強國良機。“清倉起底”則是革弊的另一重要準則。康有為《政論集》有言:“變或可存,不變則削,全變乃存,小變仍削。”弊絕風清,既不能是“也無風雨也無晴”的隔靴搔癢、避重就輕,也不能是“東邊日出西邊雨”的大而化之、片面改良。定秦律、編戶籍、廢井田、獎軍功、開阡陌……相比于戰國列強的局部改革,系統全面的商鞅變法使秦國“卒以拓霸國之規模,立統一之基礎”,最終“六王畢,四海一”。

  革弊鼎新,實質在于圖新。《周易·鼎卦》王弼注:“鼎者成變之卦也。革既變矣,則制器立法以成之焉。變而無制,亂可待也。”先“破”而后“立”,要在不斷深化的改革中建立新的制度,使之更具時代生命力和競爭力。“德義未明于朝者,則不可加于尊位;功力未見于國者,則不可授以重祿;臨事不信于民者,則不可使任大官。”春秋齊桓公時期,管仲打破傳統的世卿世祿制,另辟選賢任能之徑,擴大了齊國人才來源,成為了“齊桓公以霸,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的重要推動力。

  由此可見,革弊和鼎新是不可分割、辯證統一的兩個重要過程,是“總把新桃換舊符”的新舊更替,是“病樹前頭萬木春”的自我重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勃勃生機。

  革弊鼎新,還要注意把握好“穩”的節奏和“恒”的韌勁。《遼史·禮志一》曰:“變通革弊,與時宜之。”《宋史·唐恪傳》亦強調:“革弊當以漸,宜擇今日之所急者先之。”而步子能穩的關鍵是“識水性”、懂規律。西漢末年王莽新政,模仿前人以貝、龜、布為幣的做法,用已被歷史淘汰的東西來做幣材,強行推進幣制改革,再加上朝令夕改,單版別就有三十多種、幣改次數達平均每兩年一次,嚴重背離了貨幣流通規律,幣制改革最終失敗。在踏穩步子的前提下,還需保持一抓到底的韌勁,不斷積小勝為大勝。

  世界上最難翻越的山,是“自我”這座山。勇于自我革命,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和最大優勢。進行三灣改編,革去組織渙散之弊;開展延安整風,進一步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實施改革開放,及時調整黨和國家工作重心……每一次革弊鼎新,既是刮骨療毒、壯士斷腕,又是雄鷹換羽、鳳凰涅槃。

  與時俱進,變通革弊。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永遠在路上”的定力執著,以“沒有完成時”的韌勁毅力,把黨的偉大自我革命進行到底。在破解問題矛盾中實現自我凈化,在健全法規制度中實現自我完善,在推動改革創新中實現自我革新,在增強執政本領中實現自我提高,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加堅強,煥發出新的強大生機活力,凝聚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偉力。

  革命人永遠是年輕。我們相信,懷著“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和使命,“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堅強意志,我們黨將以強大正能量在全社會凝聚起推動中國發展進步的宏偉力量。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鐘山清風